文学五一

>穿成声名狼藉的女配(GL)——小吾君(83)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恩,我们笑笑一定可以。
    顾山雪弯腰也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,塞了颗糖在她的嘴里。
    她们坐到了小辈那边去玩,那些人不知道怎么称呼顾山雪,毕竟叫姐夫性别也不合适,也就一起叫姐姐。
    好些小辈都在玩《银河守望》一起开黑,阙以凝过去的时候,五叔家的小子正在玩联邦阵营的鬼鹰,眼见就要被敌人杀死了,他一边操控着角色逃跑,一边大喊:别追了别追了,我姐是阙以凝!我姐是阙以凝!哎!没死!
    声音那叫一个得意,他回城回血,抬眼就看见了阙以凝。
    你喊的什么玩意?
    姐,你这就不懂了吧,这是神秘咒语,被阿芙拉和希拉瑞莉追杀的时候有奇效,下次我可以喊我姐是顾山雪试试,毕竟都是一家人嘛,魔法效果应该是一样的。
    少年看着一旁的顾山雪,对着她俩狭促的嘿嘿笑。
    就你贫。
    阙以凝弹了弹他脑袋,顾山雪挠了挠她的掌心,和她一起笑。
    原来家的感觉,是这样的好。
    晚上六点半,年夜饭开席。
    大家吃吃喝喝聊着快乐的事儿,彼此祝福着来年红红火火,幸福美满。
    阙以凝和顾山雪亦举杯相庆,脉脉情意无声流转。
    阙以凝笑着说:顾小姐,新的一年,也要一起好好过啊。
    一定。
    顾山雪一眨不眨的看着她,她一定会牢牢抓紧她的手。
    玻璃杯在空中交撞出清脆的声响,一如每次相见时的心动讯号。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到这里为止,正文结束啦。
    明天还有一章番外,关于求婚结婚在一起后的某些日常。
    敲下最后一个字的时候,我想凝凝和山雪,都没有任何遗憾了。
    谢谢大家的一路支持,不离不弃。
    下一本我会写《再亲我一下》,感兴趣的可以去收藏一下。
    被背叛,被构陷,被谋杀,迟晚晚觉得自己的一生糟糕至极,死前最遗憾的是没能再见故人一眼。
    却没成想,她睁眼竟回到了十六岁的课堂,旁边坐着的少女容貌妍丽,相较未来仍显青涩。
    六年后,她会风尘仆仆的出现她的尸首旁,为她捡骨下葬,为她报仇雪恨,为她千里追凶。
    余竹杳,你再亲我一下。
    她仍记得落在她墓碑上犹如实质的亲吻,像是雪花渐化。
    十六岁的余竹杳瞬间脸红,有些羞赧又凶巴巴的说:我才没有趁你睡着偷亲你!
    如果一定要迟晚晚将亲情、友情、爱情都具象化,那么那个代名词一定就叫余竹杳。
    *青梅青梅永不败犬治愈甜文
    第109章
    年后, 顾山雪带阙以凝去见了她的母亲。
    那个病死他乡的女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都不原谅丈夫更不释然自己,连墓碑上的照片都是平静而漠然的。
    她的模样很美, 顾山雪的眉眼有几分像她。
    阙以凝站在墓碑前和她对视, 为她献上了一束花。
    顾山雪握着她的手,露出了一个极浅极淡的笑容,藏着淡淡的哀绪。
    妈, 这是凝凝,我带她来见你。
    顾山雪轻声陈述,向母亲介绍着爱人,静静地凝望着墓碑, 眼里带着几许晦涩。
    她有许多话都想和母亲说, 但始终未曾开口, 以心声陈述。
    父母如此惨淡收场的爱情故事在最开始并不是如此不堪,而是美好又热烈, 甜蜜又缠绵的, 可惜抵不过人心易变, 抵不过爱意消磨。
    因为这种影响,顾山雪其实并不相信爱情, 她甚至不知道怎么正确的去爱一个人,仿佛与世界有一层无形的隔阂, 她不向外传递情感, 也不相信从外透露进来的爱意。
    到最后总会变的,这是她拒绝所有人的理由。
    可遇见阙以凝她才知道,如若真的喜欢上一个人, 那情感便如山洪如雪崩如海啸,那样轰轰烈烈不可抵挡,排山倒海似的倾轧着人的防线,是顾不上想着其他的,哪怕拒绝,都会痛苦万分。
    好在她爱着的人,那样明烈,那样招摇,她从不吝啬吐露对她的爱语,给予她安全感,给予她爱和被爱的勇气。
    她静默了良久,和墓碑照片上的母亲对视,用手指轻抚她的眉眼,像是要抚去记忆中她眉间的褶皱。
    我做了很多事,你厌恶的那些人我一个都没放过,他们会比你痛苦百倍,顾山雪顿了一会儿继续说,从今以后,他们不会再存在于我的生活里,我有了比仇恨更好的让我期待未来的事情。
    我的选择从不出错,对吗?
    黑白照片上的女人眉眼淡漠,冬日的风吹的常青树枝叶轻晃,似是应答。
    在顾山雪和母亲低声说话的时候,阙以凝让外面等候的人进来。
    她们这次来不管是看看顾山雪的妈妈,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,那便是迁坟。
    虽然在这个国度生活了数十年,但顾山雪知道母亲仍然是想回家乡的,只不过故土有难以释怀的厌憎的人,才迟迟不愿意回去,如今风波已平,是时候返回故乡了。
    迁葬的地方,阙以凝特地找了大师来看风水。
    她从前是不信鬼神风水之说的,但是自己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,便怀有敬畏之心了。
    让阙以凝有些意料之外的是,大师来的那天,身边跟着一个人。
    容颜憔悴瘦弱枯槁,正是阙子汐。
    她变得太多了,一点儿也看不出曾经满是生机的样子。
    这几天身体不好,在庙里静养,今天想出来看看,就跟着一起来了。
    在阙以凝问之前,阙子汐便先开口解释。
    她咳嗽了几声,脸色比纸白,在冬春交错的料峭寒意里,像是河面上随时都会消融的浮冰。
    你
    阙以凝在吐出第一个字节之后,又忽然不知该说些什么了。
    阙子汐摇了摇头,示意她什么也不必说。
    她看着不远处的顾山雪,忽的开口说:你不打算让她知道吗?
    来自异世,借尸还魂,离奇又曲折。
    她看见的我都是我,她爱上的我都是我,此前种种,说和不说,又有什么必要?
    阙以凝心里其实并没有告诉或者不告诉这种概念,因为她不想刻意的去做这件事,如果有一天顾山雪问起,她便说,顾山雪不问,她就不说,对她们的生活又没有影响。
    虽然是相爱的人,但也不必将过往通通袒露在彼此面前,又不曾欺瞒伪装,爱上的都是彼此的真我。
    阙子汐有些恍然的点头,偏头看向了一旁,不再开口。
    在大师离开之后,阙子汐也跟着走了。
    阙以凝看着她的背影出神,顾山雪走过来握住了她被风吹的微凉的手。
    忙完了,回家么?
    嗯。
    阙以凝点头,敛下了纷杂的思绪。
    起风了,该回家了。
    日子照常忙碌,阙氏那边阙以凝去的少了,重心回到灵遥,寻找新的潜力股。
    《银河守望》即将一周年,要策划新的皮肤,在定夺上面,大家都没什么意义,进行了一致选择。
    一周年那天,游戏上线了阿芙拉和希拉瑞莉的限定皮肤闪耀双星。
    赛博朋克风格,建模漂亮,海报精致,背景故事吸引人,重要的是完全免费,只需要签到收集做任务就可以获得。
    @银白白天天掉毛:呜呜呜怎么这么好看的漂亮姐姐,我合理怀疑是情侣皮肤,但可恶的是阿芙拉和希拉瑞莉是两个阵容!两个阵容啊!这是想一起选都不能呢qwq
    @白日做梦:虽然不是一个阵营,但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啊,我今天刚排了一把,现在不是还拿不到吗,但是可以拿到体验卡,我方阿芙拉和联邦的希拉瑞莉直接看对眼了好吧,徒留一地酸鸡。
    @再亲我一下:阿芙拉又多了新衣服了,以前我调侃说她是青云亲女儿,现在我知道了,她是青云的爹,设计的太好看了吧!
    @月瑰是真的:官方撒糖,最为致命!我磕到了呜呜呜!感觉她们真的是一对呜呜呜!
    @球球你不要再秀了:磕cp的姐妹们自信点,去掉感觉两个字,她们就是一对。我学长的朋友认识老板的堂弟,堂弟盖章说过顾总也是他姐哦,慢慢品。
    @元气少女fighting:哈哈哈哈是真的,磕cp的姐妹们自信一点,就是真的!我姐妹是在顾总的总公司做前台的,有幸亲眼见过阙老板,和我吹了老半天,真人比照片更好看,超级有气质的大美人,我姐妹被美颜暴击,打电话给秘书处的时候,脑子一抽说了句老板娘来了,被阙老板面带微笑的赞赏了一眼【我姐妹原话】,然后哈哈哈哈顾总还给她涨工资了!
    阙以凝和顾山雪在一起的事情在卢苏都不是什么秘密,上流圈子只要不是消息闭塞的都知道,阙氏和灵遥以及顾氏的员工们,哪个没八卦过,哪个没吃到过顾总和阙总的大方投喂呢。
    日子这么过着,转眼就到了七夕。
    七夕那天阙以凝给所有的员工都发了福利,提前下班,开开心心的去接女友。
    抱歉,可能还要晚些,可能要到十点钟了,你可以先回家等我吗?
    顾小姐的声音带着些小心翼翼,像是担心她生气。
    阙以凝面上的笑容消失,昨天不是说好了今天要一起提前下班然后过七夕的吗?
    她拧了拧眉,闷闷的应了一声,打转了方向盘。
    阙以凝其实觉得有些不对,因为顾山雪是一个非常注重细节和仪式感的人,比她更在意这些节日,怎么今天却?
    而且真的会有人不长眼的在七夕找人解决事情谈生意吗?
    按照顾小姐的性格,怎样都会推了呀,起码到明天吧。
    阙以凝车子往前开,她刻意提前下班避过晚高峰,道路畅通,她的心情却越来越差。
    她倒是不觉得顾山雪会劈腿,她只是在想,她对顾山雪的魅力居然下降了吗?
    这怎么行?
    阙以凝甚至在想自己要不要出差一个月,拉开彼此的距离,好来个小别胜新婚。
    阙以凝沉思的回了家,一开门被礼炮怼脸。
    飘荡的彩片从她的面前下落,折射着瑰丽的光。
    surprise!
    乔雨初大笑,余桃在旁边又拉响了一个礼炮。
    你们怎么在这儿?
    阙以凝有些意外的惊喜,看着家里聚集的伙伴们,有卞纪安姜萧绾昆娜这些老朋友,也有一些今年新认识的新朋友,安达章诗雨她们也都在。
    家里被装扮的粉嫩嫩的,气球小灯,照片挂件。
    阙以凝抬眼看,每一张都是她和顾山雪。
    她几乎立刻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面上的笑意盎然。
    所以说,她其实也不在应酬?
    七夕哪能去应酬啊,我们这些不管是单身狗还是有对象的,可都被她拉来干活儿了啊。
    卞纪安撒了一把玫瑰花瓣,即兴cos花童。
    顾山雪抱着一捧花从后面走了过来,她面上有些红,眼神却很亮。
    你们谁想的这么复古的招儿?
    阙以凝忍笑,话是这么说,表情可一点儿也不嫌弃。
    我早说了在蹦极的时候喊我爱你不是更浪漫嘛!
    昆娜在旁边积极提议,被姜萧绾按了回去。
    得了吧,能听见声音才有鬼,不如在海上呢,游轮求爱,更浪漫啊。
    复古才是经典ok?
    顾总晕船,所以
    安达努力为老板辩解,不是她老板不够浪漫。
    大家笑闹着,在顾山雪走到阙以凝面前的那一刻,都不约而同的安静了下来。
    顾山雪的手心不自觉的溢出汗珠,在今天之前,她想了好多种方案,可怎么样都觉得不够,在各种征求意见之下,大家给出了自己的答案,直至乔雨初说,最简单的方式,就是最好的方式。
    阙以凝本就是站在高处的人,什么样的风景她未曾领略过,大可不必用太多花哨的模样,能够打动她的,一定是你的真心,有了这个,其他的东西都是陪衬。
    顾山雪将花递到了阙以凝的身前,心脏跳的飞快。
    凝凝,七夕快乐。
    阙以凝笑着接过,本想说这个七夕干嘛要这么大阵仗,却见顾山雪变戏法似的变出了一个小盒子。
    闪闪发亮的戒指,在光下折射出永恒。
    顾山雪单膝跪下,仰望着同样闪闪发亮的爱人。
    阙小姐,你愿意和我共度余生吗?
    顾山雪问的认真又笃定,眼眸专注,一如每个注视着她的瞬间。
    朋友们起哄,时间仿佛被拉慢,所有的事物都成为衬托此刻的背景。
    阙以凝亦单膝跪下,与顾山雪额心相贴。
    我当然愿意,从见到你的第一眼,我的心就这么回应了。
    阙以凝望着那双深情眼,眼里盛满了笑意。
    她吻住顾山雪的唇,那一束玫瑰被挤压在中间,香气盈怀。
    余生共度,以死为期。
    *
    当玫瑰第一次看见月亮小姐,她便坠入爱河。
    她暗下决心要舒展枝叶,割舍黯淡的花瓣,剔除旧的疮疤,她要焕发生机,让自己开的更加灿烂夺目,好让风给月亮小姐捎去清香。
    月亮小姐悄悄的嗅闻,却害羞的钻进了云层,送玫瑰小姐漫天的星星。
    玫瑰以为这是拒绝,她垂下了脑袋,却又更加骄傲的昂起了头。
    她想,只要有一天她的枝叶布满这块土地,月亮小姐总会看到她的。
    她努力的开着开着开着,却忽然发现,每一个夜晚,她的世界都亮如白昼。
    月亮为她掌灯。
    自以为隐秘的靠近,不过是月亮越发沉迷的纵容。
    《玫瑰与月》
    【全文完】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愿你遇你所爱。
    恋耽美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